聖淘沙娱乐场消费 - 弃婴被富商收养出落成美少女,一次游玩时竟邂逅贫苦的孪生姐妹

聖淘沙娱乐场消费,川端康成小说《古都》快读

千重子上初中时,被疼爱她的父母告知,她是“抢来的”的孩子。

从邻居的风言风语中,她明白自己其实是个弃婴。

虽被养父母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,她的孤独与哀愁却无处安放,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和她惊人相似的女孩……

《古都》,两个少女的忧伤,一段凄美的岁月,在日本京都四季变幻中,流淌为触动心灵的旋律。

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的一部代表作,也是诺奖评委会提到的他的三部作品之一。

下面,我们就走进如梦如幻的小说情节中——

京都的初春时节,城中开满了烂漫的樱花。

千重子和水木真一约好,一起去平安神宫赏花。

一走进平安宫入口,一片盛开的红色垂樱便映入眼帘。她伫立在那儿痴痴地看着,发现真一正躺在垂樱下的草坪上,千重子的脸上飞起红晕。

平安宫粉红的春景,千重子的美丽温柔,让真一禁不住感叹:“在一位幸福的小姐身边……这幸福感染了我。”

“我幸福吗?……”千重子问了一遍,眼光里忽然露出忧愁来。

赏花后,千重子提议去清水寺看看。到了那里,已经是华灯初上。千重子望着西天的晚霞,突然说:“真一,我是个弃儿哩!”

真一迷惑不解:“凡人都是上帝的孩子,都是弃儿嘛!”

千重子却弥散着不可名状的哀愁:“我不是上帝的弃儿,而是被生身父母遗弃的孩儿。”

原来,千重子是绸缎商的独女,父母将她当成掌上明珠。然而,上初中时母亲才告诉她:“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。我们抢到了一个招人喜欢的婴儿,就一溜烟儿似的坐车逃跑了。”

千重子却发现,爸妈对抢婴儿的时间、地点总是说得不一致,再结合邻居们的风言风语,她心里明白了——自己本是别人遗弃在商店门口的,妈妈怕她伤心才编出这一套。

千重子对父母无私的养育充满了感恩,她希望用尽余生来报答。

她心里也明白:二老希望让她来继承店铺。可这样一来,家里必须招赘个女婿来,婚事自然不能由她做主。

在自己的幸福和父母的期望之间,千重子甘愿选择后者。

真一与千重子是青梅竹马的朋友,他还是第一次听千重子说起自己的身世。千重子告诉真一,她得知自己是被收养的孩子后,便打算对养父母的话绝对服从,甚至包括自己的婚姻……

父母一直小心地呵护千重子,对这个养女万般宠爱。

父亲佐田太吉郎,有一家古老的绸缎批发店,他自己却不愿费心经营,有时设计些绸缎花样,却又没有什么新意。

如今,传统的批发店生意冷清,这让他的心情常处在低落的状态。他索性将店铺交由掌柜的掌管,自己常到名园或山野漫步,作些和服花样的写生。

只有养女千重子,能让他的心情愉悦起来,他甚至不惜剪开名贵的帷幔,就为了给女儿做条腰带。

看到女儿还穿着他设计的老气和服,他感动却也心疼地说:“不用总穿我构图的衣裳嘛,更不用净穿店里的料子……我不需要这份情义。”

“我并不是为了照顾情义才穿的啊!”千重子回答道。

而母亲,也总是对千重子说着善意的谎言。

这天晚饭后,千重子禁不住问了母亲:“妈妈,我是个弃儿吧?”

母亲使劲儿摇头:“二十年前,在樱花树的椅子上,躺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婴儿,绽开花一样的笑脸。我一旦抱起来,就放不下手。我望着你爹,他说:阿繁,把这个婴儿偷走吧,快跑,快跑呀!”

千重子不停地摇头说:“我不相信爸妈会去偷别人的婴儿。”

母亲却说:“你父母几乎都急疯了吧,可如果你要去寻找亲生父母,我也许会伤心死了。正因为这样,我们的罪孽更深,你爹和我都做好了下地狱的准备。可是,只要今天有个好闺女,下地狱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

母亲说着这些话,泪珠顺着脸颊滚落,千重子的眼眶也噙满泪水:“妈!千重子只有您一个母亲,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想的……”

深居简出,爱女如命的父母啊,他们的忧愁渗透了千重子的心。

见到女儿衣着朴素,太吉郎决定为她设计一条华丽的和服腰带。

他在山上尼姑庵的茶室闷了十几天,才画出了一个复杂的图样,现在来到好友宗助的和服店,希望他能帮忙将腰带织出来,宗助便叫出了手艺精湛的长子秀男。

没想到秀男耿直无比:“画面虽然新颖有趣,可是却不大协调,给人一种荒凉病态的感觉。”

太吉郎气得脸色苍白,禁不住打了秀男一个耳光!

秀男反而向太吉郎道歉,还劝他不要总住在尼姑庵里,“回家不好吗?”太吉郎又气又愧,起身匆匆告辞。

也许是秀男的劝告起了作用,太吉郎带着阿繁和千重子,一起去植物园散步,恰巧遇到了宗助和秀男。

秀男说话依然愣头愣脑的,他居然对太吉郎说:“令爱千重子小姐,要是站在弥勒佛爷面前,不知要比佛爷美多少倍呢!”

太吉郎不禁想:难道他已经被女儿迷到这种程度了吗?可假如女儿和他结婚,难道要一辈子起早贪黑地缫丝?

太吉郎转念又想:秀男也可以来自己家当养老女婿嘛。

和宗助父子分开后,太吉郎试探地对千重子说:“秀男说你比寺院的弥勒佛爷还美呢。”

千重子的脸红到耳朵根,脑海中却浮现出真一的身影。那是幼年时代的真一,在参加一个节日活动时,画着眉毛,涂着口红,是个好看的童男形象。

千重子最爱看北山的杉树。五月十五的葵节过去后,她就约好友真砂子一起去北山。在这里,笔直参天的杉树整齐地耸立着,一队割草的女子迎面走来。

真砂子突然站住了,呆呆地凝望着其中一个姑娘。“千重子,那个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!”

那姑娘穿着藏青色和服,系着围裙,一副劳动妇女的打扮。

姑娘没注意到千重子,与她们擦肩而过。真砂子惊讶不已:“简直就像你的异母姐妹啊!”因为只瞥了一眼,千重子并没有太在意。

晚上,千重子却梦到了这个姑娘。梦的结尾,千重子突然掉进了一个郁绿的深渊里,她惊叫着从梦中醒来。母亲赶紧抱紧女儿,安慰着她。

转眼到了美丽的七月,人们都在庆祝祇园节。这天晚饭后,千重子决定到宵山祈福。在御旅所前,她看见一个姑娘正虔诚地参拜,禁不住也跟着参拜起来。

结束后,姑娘直勾勾地看着千重子,声音颤抖地说:“我祈祷知道姐姐的下落……你就是我的姐姐,是神灵让咱们见面的。”姑娘的眼里噙满了泪水。

不错,她正是北山的那位姑娘。

千重子抑制住翻腾的感情:“我是独生女,没有姐姐,也没有妹妹!”可她的脸色却一片苍白。

姑娘好像明白了什么,哭泣着说:“对不起,我一直想念姐姐,以至于认错了人……据说我们是双胞胎。”

姑娘跟千重子聊起了身世:她的父亲在北山砍杉树枝时,从书上摔落下来丧生。她出生在母亲在深山里的老家,可母亲也早就去世……

千重子心烦意乱,双腿发颤。

离别时,千重子才知道姑娘叫苗子,就在北山的村庄当雇工。

苗子郑重地告诉千重子:“我发誓,我不会把今晚相逢的事告诉任何人。”千重子难过地想:也许苗子觉察到尽管是孪生姐妹,但彼此身份的悬殊了吧。

短暂的相见后,千重子就对苗子生出了一股温暖而亲切的感情。

随后,苗子走过大桥时,有个人叫住了她。千重子远远地看见,那人是秀男,便倏地闪进人群里去了。

秀男将苗子当成了千重子,和她聊了起来。他不住地为那天对太吉郎的态度道歉。

苗子手足无措,她发现千重子不见了,因此明白姐姐并不想见这个青年。不过,秀男看起来并非坏人,她只好含糊其辞地应对。

“千重子小姐,请允许我按自己的构思为你精心织一条腰带吧,作为你二十岁的生日礼物好吗?”

“哦……谢谢。”苗子吞吞吐吐地回答。

苗子和秀男走远后,千重子心中涌起哀伤。亲生父母早就离开了人世,可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抛弃她呢……

与孪生姐妹的重逢,让她惊讶、慌张和困惑。她决定到苗子工作的地方去找她,把一切都问个清楚。

这天,秀男带着两幅设计图,来看望千重子。他不知腰带上的图案,到底织哪一幅好。

千重子低下了头,面带愁容地说:“你能画杉树和赤松的图案吗?”

秀男觉得奇怪,千重子便告诉他:“那天晚上,秀男遇到的那个姑娘,其实不是我,而是我的姐妹。这件事,我对父母也没说过呢。”

接着,千重子请求秀男,将织好的腰带,送一条给苗子,秀男马上答应了。

千重子还特意叮嘱:“这腰带不是织给我,是织给苗子小姐的。”

立秋时节的一个下午,千重子到北山看望苗子。

她在村边徘徊了一会儿,苗子就一溜烟儿地跑了过来。她们走进茂密的杉树林中,苗子解下围裙当席,两人并排坐下。

泥土的馥郁、草木的薰馨、杉林的芬芳,两个女孩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着关于森林和城市的话题,谁都不愿触碰她们最想知道的事。

一阵雷鸣声传来,大粒的雨水掉落。千重子吓得脸色煞白,苗子握住她的手,让她把身子蜷起来。苗子趴在千重子身上,几乎把她整个覆盖住了。

雷电交加,大雨倾盆,苗子把千重子保护得更严实了。“放心吧小姐,雷绝不会劈下来的。”

听到苗子坚定的声音,千重子多少恢复了平静。苗子的体温在千重子身上扩散开来,深深地渗透到她的心底,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至亲的温暖,千重子感到了幸福:“苗子,太谢谢你了,在母亲肚子里,你也是这样护着我的吧。”

暴风骤雨过去了,苗子身上湿透了。千重子也淋了雨,可她却感到很温暖。她们终于谈起了亲生父母的事。

苗子告诉千重子,那时她自己也是个婴儿,所以对父母也一无所知,她现在被一户姓村濑的山民收养,在村里当雇工。

苗子仿佛怕影响到千重子的生活,严肃地说:“你干吗打听这些事呢?小姐,你是不会有这样的人家的。”

她还斩钉截铁地告诉千重子:“假使小姐有今天这样的困难,我纵然冒死也要掩护你。”

千重子感动得一时说不出话。她告诉了苗子秀男的事,并请苗子接受秀男即将送来的礼物。不过,苗子认为秀男倾慕的是千重子,而她只是姐姐的一个化身而已。

回到家里,千重子将偶遇苗子,得知自己身世的事,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妈妈。

阿繁听得目瞪口呆,她沉默了片刻,说:“你既然了解了,也好。那么,你……”千重子回答:“妈,我是您的孩子,请您跟过去一样,把我当做您的孩子吧!”

“那当然,二十年前你就是我的孩子了。”阿繁抚摸着千重子的头发叹息着。

几天后,太吉郎带着阿繁和千重子散步,在一家店里遇到了来帮忙的龙助。龙助是真一的哥哥,对千重子十分倾慕。

龙助知道千重子要继承店铺,所以希望能教她一些经营之道。

回到家里,千重子按照龙助教的,在账房坐了下来,这异乎寻常的举止,把掌柜的吓了一跳。

接着,千重子让掌柜将店里的布料拿来,她亲手挑选了一样,要求掌柜在三五天请人缝好一件和服。接下来,她还像模像样地查了查账,这让掌柜的惊讶不已。

到了十月,秀男将精心织就的腰带包好,来到了北山苗子所在的村庄。

苗子不禁赞叹起来:“把这样的腰带送给我,实在不敢当啊!”

她告诉秀男,千重子前几天还送来了和服,可她实在不知道这一身什么时候能穿得着。

“那么,在22号的时代节穿出来好吗?”秀男真诚地邀请道。

在河岸边,一棵枫树的红叶,让他们驻足。苗子的黑发不小心散开,一直垂落在双肩上,这一幕让秀男看呆了。

苗子羞得满脸通红,不过她不希望给姐姐带来麻烦,于是对秀男说:“我已经知道千重子小姐的下落了,以后我尽量不再同她来往。不过,承你的好意,和服和腰带,我穿一次就是,但是不要邀请千重子小姐来。”“我理解。”秀男说。

平安节当天,他们按照约好的地点相见。苗子穿上了千重子送的和服和秀男织的腰带,亭亭玉立,吸引了不少游人的目光,秀男也禁不住痴痴地看着。

寒冷的十二月来临,人们开始为过年做准备。千重子接到了苗子的电话,苗子约她到北山见面。

临出发前,千重子去见父亲。太吉郎从阿繁那里,知道了苗子的事,于是郑重地对千重子说:“那孩子要是有什么苦恼或困难,你就把她带到咱家来,我收养她。”千重子热泪盈眶。

千重子来到北山,见到了许久不见的苗子,姐妹俩的手紧紧握在一起。

原来,秀男向苗子求婚,苗子不知如何是好,所以找来姐姐商量。

“起初他把我错认是你,现在他也一定把我看成是千重子的幻影吧……另外,秀男家是织腰带的,如果因为这件事让千重子小姐家的店铺和我发生了关系,会增加小姐您的麻烦,如果让小姐遭到街坊的冷眼,我就罪该万死。”苗子说。

从苗子的话中,千重子得知秀男十分爱苗子,他甚至在筹划他俩婚后的生活,可苗子却一直担心他将她当成千重子的幻影。

千重子道:“你太过虑了,找个时间,我们三个推心置腹地谈谈好吗?”

分别时,姐妹两个依依不舍。千重子告诉了她父亲说要收养她的话。苗子捂住脸颤抖起来。苗子答应和千重子住一晚,但必须要等店员们不在的时候。

几天后,水木先生来看望太吉郎,突然谈起自己的长子龙助:“那孩子虽然其貌不扬,却很能干。如果有朝一日有幸得到千重子小姐的垂青,请你把他收为养老女婿,我愿把他过继……”

太吉郎简直吓了一大跳,他没想到龙助居然这么喜欢千重子,甚至能说服父亲将自己过继!水木先生接着请求,让龙助到太吉郎的店里帮忙,再根据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发展来定,太吉郎同意了。

没想到第二天,龙助就急匆匆地来到太吉郎的店里,马上把掌柜和店员召集在一起,查起货物来……

入夜时分,店员和龙助都回家了,苗子悄悄地来了。见到这个姑娘,太吉郎和阿繁目瞪口呆,想不到她和女儿居然如此相像。

千重子拉着苗子的手,将她带到自己房间。她恳请着:“苗子,你就在我们家住下去不行吗?我父母也这么希望……”

苗子摇摇头,眼泪差点儿落下来:“小姐,现在你我之间的生活方式不同,教养也不一样,我也过不惯大城市的生活,我只要上你店里来一次,只要一次也就行了……我不愿妨碍小姐的幸福,哪怕是一星半点儿。”

晚上入睡时,外面下着不成雪的雪。到底是雪,还是雨呢?千重子建议打开窗看看,苗子却抱住千重子说:“算了,又那么冷,要幻灭的啊!”

翌日一早,苗子便向姐姐告别:“小姐,这可能就是我一生的幸福了。趁着没人瞧见,我该回去了。”

千重子将自己最好的天鹅绒大衣、折叠伞和高齿木屐都给了苗子,苗子却摇摇头走了。

千重子目送着苗子远去,苗子却始终没有回头……